江西珍珠价格上涨万年欲重启珍珠王国神话

9月4日,万年县陈营镇临街的珍珠商行热闹非凡,来自天南地北的客户们正忙着往车上搬运一箱箱珍珠饰品。今年以来,原珠和饰品身价涨了一至二成,但市场繁荣的背后却无法遮掩珍珠行业目前面临的窘境。

 

 

珍珠价格上涨令养殖户好开心。

珍珠养殖业陷入低谷

近期黄金疯涨,就连珍珠首饰也跟风涨价。珍珠产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珍珠销售开始抬头,销量较去年相比增长达两成,市场价格也一路走高,上浮20%。

这样可喜的势头,让已经放弃珍珠养殖的农户感到既意外又懊恼。

“原珠收购货源不足。”绝大部分经营者都表示,虽然目前原珠价格上涨,但原珠货源很难找,有的珍珠商甚至到浙江高价购买原珠加工。

作为传统特色优势产业的珍珠,万年县早在40年前就已经开始生产,但历经的起步、发展、衰退等阶段,不得不让人深思。

1971年,万年县湖云塘水产繁殖场开始珍珠养殖试验。1979年,该繁殖场采收1.6公斤珍珠交售省外贸厅,引起国家经贸部的关注和重视。当年该县珍珠养殖场点迅速增加到14个。

到1995年,万年珍珠养殖步入高峰期,珍珠养殖面积一度达到3万亩,养殖场点发展到257个,珍珠产量25吨,加工产值高达5037万元。

今年44岁的詹国庆是浙江诸暨市山下湖镇人,全球最大的华东国际珠宝城就坐落在他的老家。他一人在万年、鄱阳、乐平和湖南等地承包了万亩水面养殖珍珠。他坦言:万年珍珠养殖户大规模退出,给诸暨养殖户带来机遇,原来赣东北一带的水面都由万年人承包。

2000年,万年县育珠点大部分消亡。2007年以来,尽管万年也有许多珍珠养殖户到余干、鄱阳、乐平甚至湖南等地承包水面养殖珍珠,但县内珍珠养殖面积一直只有2000-3000亩,许多珍珠产业从业人员对投资珍珠产业持观望态度。

从“印钞机”到珠农之泪

“那时拥有一块养殖珍珠的水面,好像就拥有一台‘印钞机’。”谈起珍珠养殖,如今已经转型的原养殖户张世生有些后悔。

然而,以出售原珠为主的低价竞争的生存现状,给当地的珍珠产业带来不小的劫难。由于国际珍珠市场价格下跌,加上1995年、1998年的特大洪涝灾害及大面积暴发的蚌瘟病,给了万年珍珠产业一记沉重的打击。资金、体制、技术、管理等深层次的问题逐渐显露出来,导致产业开始走下坡路。尤其是民间游资也难以流向珍珠生产,导致该县珍珠业难以跳出“插蚌—卖蚌”和“养小蚌—卖原珠”的圈子。

珠贱伤农,大批珍珠养殖户恐慌性抛售珍珠。万年县原珠价格从最高峰的1000元/斤跌至100元/斤,而养殖成本每公斤就要400元左右。这让珠农们面临空前压力。部分珠农慌乱抛售,退“塘”还田,甚至谈“珠”色变;一些还未到成熟期的珍珠被贱卖,血本无归。珍珠行业似乎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成为万年人记忆深处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

万年众多珍珠行业从业者纷纷放弃这一曾经让他们走上富裕之路的行业,或外出务工,或转投他行。而此时,浙江诸暨山下湖则抓住机遇,广罗天下珍珠英才,其中大多数骨干是万年人。他们大建珍珠交易市场,迅速成为世界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加工、贸易中心,并成功上市。全国70%以上的原珠在此交易流通。

今年6月,带着问题,万年县组成调研组考察了浙江珍珠产业发展情况,发现诸暨市珍珠产业的资金投入99%是民间资本,养殖、加工企业全部是民营性质,珍珠科研机构80%是由企业出资设立的。

“万年珍珠产业与诸暨珍珠产业最大的差距就是体制机制上的差距。”调研组认为,诸暨珍珠产业属于民间推动型的,民营企业是产业发展的真正主角。万年珍珠产业属于政府推动型,由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强力推动发展起来,在产业高峰期,国有或集体养殖场占总数的90%,产量占总数的95%以上。尽管在2007年,万年县重组珍珠集团,但新组建的珍珠集团没有实体企业,更像一个管理机构,虽然是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但难以发挥龙头企业的带动和示范作用,

调研还发现,诸暨珍珠成色虽然不能与万年珍珠相比,但是产量非常大。珍珠从一个珍贵的奢侈装饰品,慢慢演化成大众都能消费得起的普通商品。在市场竞争中,万年珍珠反而处于不利地位。

“珍珠王国”寻求升级之道

珍珠王国,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万年珍珠产业并没有想像的那样糟。要想重现昔日辉煌,在国内外珍珠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关键是要以品质取胜。”万年县水产局负责人说,珍珠产业只有科学发展,才能在“蓝海”中游得更快、游得更远。

目前,国内的珍珠消费市场有着非常大的成长空间。一旦这部分市场被充分挖掘出来,市场容量尤其是中高档珍珠的需求将成倍增长。调研组建议,要借鉴浙江诸暨等地发展珍珠产业的成功经验,大力整合滨湖地区的资源,建设标准化珍珠养殖示范基地,扶持龙头企业发展壮大,整合市场资源,启动多元化珠宝市场建设。力争用3到5年的时间,成功培育3到5家有实力的龙头企业,把万年打造成为江西淡水珍珠集散加工基地。